簪花带酒,日斜影长

周先生和他的影帝


周先生今天早早就下班了,端坐在电视里面前,等待今年的颁奖典礼。一个小时前,影帝先生找了个小角落偷偷和他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周公鸡你一定要看今年的直播!我今天今晚很帅的哦!”周先生听完就开始幻想影帝先生今天的打扮,最后一点上班的心思都没有,索性就给自己放一个假。

晚上七点半,周先生随意吃点外卖就打开了水果台,拿着比平时开董事会还认真的精神看着电视。

晚会八点开始,周先生先看了一会儿广告,实在无聊他就打开手机刷微博。其实也就是看看影帝先生的动态。

别看周先生平时正儿八经的样子,其实他是一个超级大痴汉。微博关注全是关于影帝先生。周先生看着一条关于影帝先生的微博评论,有一个回复写着“我看今年...

周军官和他的小老虎


周军官吃完晚饭,慢悠悠散步回宿舍。新兵蛋子还可怜兮兮地在训练,整齐划一的怒吼声回荡在军营。路过花坛时,周军官发现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黄猫。

李仙儿觉得自己倒霉极了,好不容易四百岁生日那天化成人形,误打误撞进了军营,被这里的人又吓回了原型。

最!可!气!的!是!抱着自己的这个小毛孩儿!居然把自己认成了橘!猫!

我堂堂大老虎精,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你这个小东西居然把劳资认成了橘猫!等我恢复过来!你就完蛋了我告诉你!李仙儿窝在周军官的怀里,气愤地用牙齿磨着他的手指。

周军官也听不到怀里“小东西”的心声,只当他肚子饿了,便抱着李仙儿回食堂,和今天的师傅要了点儿小鱼干。

“吃吧吃吧。”周军官大度的...

周先生和他的宝贝


DL公司推了一个组合,四个大男孩儿,有事时就唱唱歌,没事的时候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就这样一直不温不火,却也收了一部分的小迷妹。

因为不红,粉丝后援会就那么几千个人,每天看着她们在群里插科打诨,其实也很满足。

空闲时间多了,四个人就迷上了吃鸡。万幸DL公司还是养得起他们,经纪人索性就推掉了一些有的没的公告,渐渐的,四个人从偶像歌手变成了游戏主播。

迷妹们很喜欢这个变化。一有直播通知她们都很准时地守在电脑前。偶像原本露脸机会并不过,却因为游戏外打正着,露脸的机会多了起来,意外地收获了一批颜粉。

直播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迷妹们发现了一些了不得事情。

周公谨是组合里的老好人。其他三个都能欺负...

温良 (结尾试水)


如此,戏园子被闲置许久。它如同一位沧桑的见证者,旁观着客人的浮沉一生。叹息着日升日落,最后积了尘。

清晨,他身着那件米色长衫推开了戏园子的大门。尘埃在清冷的空气里无休止的跳舞。他收拾出一个座位,去了后台。

凤冠霞帔,被锁在衣柜深处,褪了色。他温柔地拭去珍珠上的蛛网,披在身上。

那人曾夸过他这身行头的美艳,他穿的越发仔细,压平每一道折皱,抖落每一粒尘埃。

此后便是涂粉描眉,油彩在脸上推开,他仿佛听见台上锣点阵阵,台下一片叫好。武生在戏台上不知疲倦翻筋斗,帷幕后的花旦,含情脉脉注视着。

那段时光好似没有发生。他还是万人追捧的仙儿。那人,还是周公馆里迷恋胡蝶的将军。

今日他唱的,还是那出...

君在上 3


时至今日,才丢弃了近似漂泊无依般孤独。心之所向只想简单生活于毫无纷争之地。却莫名恐惧尘埃落定后的平淡无奇,未来的日子是否还会发生无法挽回的悲剧。复又悲哀发现要兢兢战战面对无处探寻的余生。如楼兰深处的宫殿,风沙见证他辉煌过去,却又残忍留他孤独千百年。

聂谨知晓他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纯阳年老的师父望向他的目光,透着三分警戒,二分怜悯,五分探寻。命理难说,是继续留在这里,直至痊愈;还是现在就离开,拼命改变一切。

一段迷惘时光,他总斜倚着那株古树。它将光阴一圈圈雕刻在体内,用年轮记录着这一方净土。

李奉仙在不远处练剑。

他天赋异禀,聂谨听说过。手腕翩飞挽起一朵剑花,击碎数片白雪。聂清一动不动...

温良 楔子


民国paro

沪上温柔乡,还是那片温柔乡。翡翠玉镯葱白指,捻起瓜子轻轻嗑开,舌尖挑起便落入口中。抿一口香茗,红唇颜色有些脱落。台上戏子正唱到高潮,目不转睛。

今日唱的是那出贵妃醉酒,请来的,是大上海炙手可热的名角。

墨绿大衣滚金边,周将军将手里的鞭子交给副手,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片刻,就有眼力见好的小倌捧着瓜子茶水朝这边走,放下手中的东西便介绍起来。周公谨这才知道台上那位的来历。眼神越发幽深。

——

一曲唱罢已是酉时,后台仙儿在卸妆。仙儿只是大众起的诨名,大约是一次唱“海岛冰轮出转腾”,羽衣翩翩才得。后台打杂的小倌,送来一束花,仙儿抬起眼眸,望了一眼便让他先收下,他向来主张不虚伪...

谎言


狼人聂×吸血鬼李,bug无视就好了

——我们彼此相爱,也满嘴谎言

今天降温。一夜未开的窗户上,凝结的水汽化成露珠,流淌下来,像一条条无声哭泣的泪痕。临上班,聂清将爱人的手放在手心,包裹起来。李奉仙的手出奇的冰冷,苍白,毫无血色。他爱怜的将手贴在脸上:“天冷了,在家也要多穿衣服。”

李奉仙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孩儿,灰色的唇弯起一个弧度:“好,我会的。”

早上8点,聂清赶上了公交车。家里只剩下李奉仙一个人。

他按亮手机,今天15号,没有太阳。想起自己许久未进食,他若有所思地舔了舔自己嘴唇。

谁也不知道李奉仙是吸血鬼,除了他自己,还有当初将他变成吸血鬼的那个该死的男...

一发入魂 5

仙某人委屈巴巴地捏着周公谨的衣角,“真的好痛哦小周( ๑ŏ ﹏ ŏ๑ )”周公谨慌了:“哪儿疼吗?肚子哪儿啊?!”仙某人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自己的胃:“这儿……”
  
周公谨这才想起来午饭前仙某人消灭的两桶冰淇淋和中午又麻又辣的冒菜。他赶紧给仙某人倒了杯热水:“胃疼?!家里有药吗?”仙某人支支吾吾:“昨天吃完了……”
  
…………
  
周公谨心里默默吐了个槽,牵着仙某人走到客厅,让他坐下后,自己叮嘱到:“你在这儿等着,我出门给你买个药!”仙某人乖巧点了点头,捧着热水窝在沙发上。  
  
周公谨此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英雄救美的超人。恨不得顺手去超市买条红内裤套在外面。他想着买完药回去,仙某人乖乖吃药,自己再给...

沉浪


多肉预警

重庆的夏夜,沸腾着的不只是苍蝇小馆里的火锅。还有滔天的热气,与绿荫深处的蝉鸣。

 

客厅的电视里,播报员面无表情地讲述“今年,重庆迎来了罕见的高温天气,望广大市民注意防暑。”聂清烦躁地叹了口气。家里的空调在今天傍晚,光荣退休了。

 

天气越热,心情就开始变差。其实不仅仅聂清是这样,李奉仙心里憋着一团火,他感觉自己快要炸了。

 

两人同居的房子并不算高。六层的高度,处在一个半尴尬的位置。我在下面模糊地能看着你,你在上面眯眼能瞧着我。晚上7点,天泛着深蓝光,下班高峰期,汽车从那头堵到了他们楼下。

 

此起彼伏的鸣笛声越发刺激得两个...

本来应该是昨天到的快递因为太晚了就没有去拿。拿回来了以后偷偷摸摸了看了好几遍,默默为太太疯狂打电话。
刚开始玩阴阳师,就抽到了连连,一直当宝贝养着,后来又有了荒,就迷上了双龙组,疯狂吃粮最后还是拜倒在太太笔下。太太画的都好温馨呀。双龙组还能再战100年!爱您,比心❤ @王各各

© 唐润青 | Powered by LOFTER